第995章 大结局,全书完_傅爷怀里的假千金真绝了_新御宅书屋

章节目录

    第995章大结局,书完

    但是还是不少人坚持认为时瑾这样的做法太过于残忍没有人性,如果不是因为静亚自己会游泳,多撑住了一会儿,可能这会儿就已经没命了。

    总之下面吵得很剧烈。

    这种有争议的事情,不管如何说,是名气大的人,名誉更容易受损。

    路人本身就容易怜惜弱者,对名气大的人的包容度也更低一些,所以时瑾挨骂是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事情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傅修远眼神微微眯了一下,拨打了一个电话:“我要静亚的所有资料。两个小时内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马上回头,看到时瑾揉着眼睛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吵到你了?”傅修远马上走过去,“再睡会儿吧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了。静亚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大事,傅修远跟她说了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“她看上去还挺好相处的,竟然转头就给我买黑热搜。既然这样的话,反正我也要对外公布我怀孕生子的事情了,就趁这次机会直接公布了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点头:“那就公布吧。静亚这样的人,我不信她对经纪人没有管束权,她会这样做,大概率还是觉得,五百万对我们不算什么,我们肯定会为了避免麻烦,直接给钱。顺便,她还能蹭你一波人气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真的是好人,五百万确实不算什么。但是动不动就算计别人的人,一分钱也不配。让她直接打官司吧,法院判多少我们赔多少。”时瑾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远轻声道:“夫妻所见略同,我已经让人这样安排了。先去吃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晚饭过后,时瑾拿出手机,编辑了微博,发布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看到合作伙伴当着我的面落水,对于静亚面临的意外,我表示很同情也很关心,希望她能够早点好起来。当时,作为一个正常人,我确实有救助的义务,但是很抱歉,我没有去救她,因为在事发的时候,我已经有将近八个月身孕,为了孩子着想,我不想自己有任何闪失,所以只能呼救,请求工作人员的帮忙,自己没有亲自下水。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一名准妈妈想要保护好孩子的一点私心。也希望静亚能够尽早养好伤出院。”

    她的微博一发出去,顿时让之前那些骂她的人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原来时瑾那个时候,竟然有八个月的身孕了吗?

    苛责一个如此月份的孕妇去下水救人,这也太过强人所难了!

    粉丝得知这个消息,纷纷祝福。

    而一些黑粉甚至还怀疑时瑾根本没有怀孕,毕竟她一直在剧组,大家都没有听说过她怀孕的事情,她的身材看上去也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不过,时瑾很快就po出了自己的验孕情况,这几个月的孕检情况。

    本身这些事情,她就打算跟自己的粉丝分享,接下来一段时间,她也因为要生产和养好身体,可能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出作品,要给粉丝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现在趁这个机会拿出来,也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粉丝又惊喜又开心,黑粉被打脸,一时只好哑口无言,干脆闭嘴。

    #时瑾怀孕#上热搜,之前的黑热搜很快下去,也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。

    时瑾获得的也只有祝福,也不是诘难。

    很快,另外的热搜又上来了#时瑾公司安隐患#,热搜当中指出时瑾所在的公司,对于合作对象没有尽心尽力,导致静亚才出现了这样的问题,一切责任都在于她们,时瑾还拒绝赔偿,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又引发了新一轮的非议。

    争议越大,越是众说纷纭,骂声连天。

    医院里,静亚正在低头喝汤。

    经纪人在一旁帮她削水果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的时候,经纪人说道: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有人推门进来,看清楚是傅修远和时瑾,静亚有些意外,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静亚,我们过来看看你。”时瑾笑着说道,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很多了。”静亚甚至不敢去看时瑾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医院里留下来的费用,还够用吗?”时瑾又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、应该是够的。”

    静亚自知理亏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经纪人也是一脸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时瑾笑了笑,淡淡地说道:“我听姚哥说,你们这边花费的缺口还有些大,预算这样紧张的话,何必买那么多热搜呢?”

    静亚和经纪人不敢否认,这种事情,如果热搜不是买的,是很难上去的,毕竟静亚的事情外界又不是很清楚,她的人气和名气有还没到大家随便搜搜就能够自发上热搜的水平。

    静亚镇定了一会儿说道:“时瑾,我受伤的事情是真的,所以也想有点赔偿,好安心养伤。这次的意外,确实是谁也没想到的,所以我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一定要在我这里,赚够足够的赔偿,人气和热度,对吗?”时瑾反问道。

    经纪人替静亚说道:“时瑾,话不是这么说的,受伤这么大的事情,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好过。你也体谅体谅我们,静亚毕竟不如你们这样的人,赚钱轻轻松松,你就当帮个忙,五百万对你们就是小意思而已,我知道你们肯定也不愿意惹麻烦,五百万这么点小钱,你们平时随便打发人都不会这么小气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就是觉得五百万不算什么,也觉得我们不会为了五百万跟你们计较,所以宁愿把事情闹大,也要拿这不属于你们的钱,是吗?”时瑾问道。

    经纪人脸上有点挂不住:“那也不是不属于我们的钱是吧,大家讲讲道理。毕竟静亚确实是受伤了,也是因为你们才受伤的,时瑾,咱们就要一点钱,也没那么麻烦,你们也怕麻烦是不是?只要你们给,这一切麻烦都不存在了呀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有些求恳的味道,但是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,如果时瑾不给,那她们也不介意继续添麻烦。

    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她们有的是时间去跟时瑾耗。

    时瑾笑了:“我们按照合约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时瑾你这就有点不好说话了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给我买黑热搜的时候,你们可没有好好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“时瑾,我们毕竟是小艺人小公司,真的很缺钱,你又何必呢?对你来说洒洒水的事情,为什么揪着不放呢?”经纪人说得义愤填膺,又有些可怜的样子,尽显弱势群体的卑微和孱弱。

    时瑾平静地说道:“出事的时候,如果你们好好跟我沟通,而不是一早就想着买黑热搜,多少钱都不是问题。可是现在,已经晚了。如果你们肯公开承认错误,这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,该赔偿多少,还是按照合约上面赔。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的话”

    “时瑾!你不就是仗着背后有人撑腰才会这样吗?我们小艺人小公司做错了什么,要为你的工作失误买单?如果不是因为受伤,我们静亚已经可以去拍广告,做其他的采访了?何必要这样跟你揪扯不清?”

    时瑾听到她的话,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对傅修远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冷冷地扫了经纪人一眼,和时瑾离开。

    经纪人被他看得一身的寒意,冷汗一下子起来了,但是却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时瑾平声说道:“真没看出来,她们这个团队说话时一直温温柔柔的,但是做起事来,却拿着温柔卖弱者人设卖惨。”

    “越卖越惨。”傅修远心平气和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时瑾笑了笑:“最开始,我还真当静亚是个可结交的朋友。你看到她的手没有?”

    “青筋凸出,像是有静脉曲张。”傅修远的观察力一向不弱,虽然没有刻意看过静亚,却也记得她的手部情况。

    “对,我当时见到她就觉得很意外,一个手模的手竟然这个样子。静脉曲张是很不好治疗的病情,估计她之后怕是不能当手模了。可是就那么巧合,她的手刚好在这种时候受伤了,可以同时得到保险公司和我们的赔偿,我们还得替她赔偿一个本该拍摄的腕表的违约金。”时瑾说道,“一早我就觉得事情有点蹊跷,如果她们不纠缠的话,这点钱我倒是不在意。但是现在,就很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说道:“我已经让人去拿了她的所有资料,上车后我给你看吧。”

    时瑾上车后,接过了傅修远的资料,随手翻了翻。

    傅修远解释道:“她之前去过几次医院,没有开药,也没有就诊记录。”

    但是却并不代表没有人知道她去看病的事情,她想要将手治疗好,反复跑过很多次医院。

    这些都有各项证据来证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这次一定要赖着时瑾,也没人会去这些内容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东西,都打包发给她的保险公司吧。”时瑾说道。

    静亚那边,一直没有收到时瑾的赔偿款。

    连原本说好的保险公司的赔偿都没有收到。

    她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经纪人却劝她:“不用担心了,傅修远再有势力,也不可能对我们动用法律之外的手段。你受伤是实情,他们不可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怕他只手遮天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。放心好了。保险公司那边,我会催着点。只要保险公司肯赔钱,也就不怕别的什么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经纪人还打算在网络上,先利用粉丝去倒逼一下傅修远和时瑾。

    这也是两人能够博取的最后机会了。

    静亚虽然程没有出来卖惨,但是粉丝真的很心疼她,不断地时瑾出来赔偿,甚至扬言时瑾仗着权势,毁掉的是静亚的一生。

    这些粉丝人数虽然少,战斗力却十分强,有一种跟静亚人生共进退的责任感和荣誉感。

    所以短时间内,他们会一直陪在静亚身边。

    经纪人则打算去催保险公司赔偿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她去催,保险公司已经报案了。

    警方介入调查,静亚涉嫌骗保的事情。

    警方直接到了医院,静亚和经纪人看到警方的人,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趟,回去配合调查吧。”

    有警方的介入后,很快,事情就调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根据保险公司报案,静亚因为是手模,所以在保险公司为自己的双手投保了一份百万意外保险。

    之后,静亚的手出现了静脉曲张的情况,按照这样的情况,她之后基本无法再拍摄手部的广告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因为购买的是意外险,静脉曲张属于疾病类,按照合约规定,保险公司是不会给她赔偿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本身还有一个腕表的广告还没有拍摄,按照她现在的手部情况,是根本无法拍摄,由于是她的问题导致的违约,就只能赔偿。

    给腕表公司的赔偿是高额的,她不仅无法拿到自己的保险赔偿,还要给别人赔偿,对于一个不算出名的主持人和手模而言,这面临的费用,让她非常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于是她才会想到,在工作的时候,将自己弄受伤,以便让合作方给自己赔偿腕表的违约损失,以及自己也拿到各方面的赔偿,也好让自己以后更多一些保障。

    所以,在邮轮上,不管是自己走到边上也好,意外失足掉落进海里也好,都是她早就安排好的,根本不是什么意外,也跟时瑾这边的工作人员的安失误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静亚本来想从时瑾那边拿下五百万,应该是没一点问题的,她也好安安稳稳的休息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偏偏她所做的那些事情,都没有瞒过时瑾的眼睛。

    时瑾直接将自己的疑惑和傅修远调查到的情况,发给了保险公司。

    保险公司是最不能容忍有人骗保的情况发生,当即就直接报警了。

    警方一旦介入调查,静亚这边的事情就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不等静亚再买什么热搜,警方直接出来发通报,将她给锤死了。

    她的粉丝本来就不算多,之前因为心疼她,所以战斗力很强,将时瑾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警方的通报,好多人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才是个傻子,还是被利用当枪的那种傻子。

    他们指哪儿打哪儿,然是在为静亚的恶心事情买单。

    这些粉丝直接宣布脱粉。

    后援会、官宣组等等部脱粉,将头像换成黑头像。

    腕表方也直接出动法务,让她尽快赔偿违约损失——如果静亚因为手部病情无法完成工作,他们可能会在人道主义的基础上,并不要求她赔偿,甚至也不会拿回预付给她的款项。

    然而被她这样算计,那么他们也只好就按照合约,公事公办了。

    时瑾没有再找静亚,也没有拿回垫付的那一些钱,因为已经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事情弄清楚后,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好身体。

    目前已经通过后援会告知粉丝,她可能需要一年时间才会返回去工作。

    这一年时间,她要待产,要陪伴宝宝,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傅修远端了水果过来,时瑾笑盈盈地看着他,他刚刚坐下,时瑾忽然哎哟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马上放下水果,握住她的手: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,宝宝踢我了。”时瑾低头笑望着自己的肚子,将他的手拿过来,放在自己肚子上,去感受宝宝的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八个月的宝宝已经很有力了,一拳一脚的动作让傅修远都能够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握着宝宝的小脚脚,跟随着他的动作从时瑾的肚子上来回移动,脸上的笑容也不由跟着扬起。

    玩儿了一会儿,宝宝大约是累了,不动了,傅修远才松开手。

    时瑾自己在吃水果,见他抬头,将一块猕猴桃塞进他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傅修远笑,时瑾低头一看,“呀,那是最后一块猕猴桃了”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傅修远低头下去,将口里的猕猴桃直接喂给她,但是却又并不完喂给她,在她来接的时候,他将猕猴桃反而往后勾了一下,时瑾刚刚触碰到,猕猴桃就滑过去了,她只能尽力往前去勾取,最终和他纠缠在一起,早就忘记了最初的目的。

    傅修远担心她的腰撑不住这个力气,松开她,低头揉她头发,“还吃吗?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就躺会儿。”时瑾本就斜靠在躺椅上,傅修远扶着她躺下去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窗外的阳光正好,透过窗户玻璃照进来,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,映照着浅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入秋,天气正好。

    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,天气转为清朗。

    蔚蓝色的天空,阳光微微露出一角。

    医院里,时瑾的额头上,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她已经提前两天住进医院了,到今天才开始发作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可以无痛生产吗?为什么现在她还是会痛?”傅修远的声音压制着怒火。

    时瑾拉拉他的衣袖,语气尽量轻松:“无痛也要在宫口开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能上药,别担心,没事,我还能忍住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没再说话,但是扣着的手指,指节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道:“好,那你再忍忍。”

    “傅爷,你可以先出去了。”医生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傅修远本不想就这样离开,但是自己在这里,时瑾反而还要分心来照顾自己的情绪,他略微一思索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家都在等待着,看到他出来,越夫人忙问道:“怎么样了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完开始。”傅修远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。也不知道时瑾能不能承受,要是实在不行就剖吧?”

    越峰拦着她:“好了,时瑾她们有自己的考量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走到一旁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因为担心而低声嘀咕,以此来缓解心中的焦虑。

    只有傅修远保持着沉默,站在一旁,身形颀长而落寞。

    越澜尘走向他,低声说道:“姐夫,吃个这个小饼干吧。我给姐烤的,她一向最爱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话,傅修远才将目光移动过来,扫了一眼他手上端着的盒子。

    越澜尘将盒子往前再递了递,傅修远拿起一块,但是并没有心情吃,只是捏在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姐肯定没什么的,她的情况一向都很好,何况她自己也是医生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修远并非不放心,但是道理都懂,有些忧思却依然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捏着饼干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个位置等待着。

    越澜尘其实也有些担心,又不好跟傅修远交流,看到傅荷宴站在一旁,他低声问道:“荷宴姐,怎么我姐会进去这么久都还没有出来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因人而异了,有些人生得快有些人就是要比较久一点。没事的,放心。”傅荷宴轻声安慰他。

    不知道等待了多久,终于看到手术室外面的灯灭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护士推着时瑾出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无痛生产,但是却也并非完没有感觉,时瑾出来的时候,额头上有汗水渗出,脸色也有些白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妹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发出来。

    傅修远也大步地走过来,大家都自发的给他让出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他走到时瑾身边,俯身下去,握紧她的手,在她额头上和唇上轻吻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你去看看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什么好看的,我陪你去休息。”傅修远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医生正在跟他们说话:“恭喜,母子平安,孩子非常健康,已经打过第一针疫苗了,马上就可以带过去喂一点点糖水。之后再”

    时瑾有些累,闭着眼睛,傅修远和护士推着手术床送她去病房。

    医生的话也渐渐的远去,不在时瑾的耳朵边停留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在抱宝宝,但是却知道,自己完不需要担心,他们自然会将宝宝照顾得很好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傅修远正垂眸望着她,眼底是珍惜和疼爱。

    傅修远再次低头轻吻她,心中只有她,以后未来,也都只有她。

    完结。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,非常感谢,祝福你们也能拥有生活当中的所有美好情感,以及恭喜发财。

    我们下本书见吧!

    (本章完)

章节目录

历史小说相关推荐:More+

从给鸣人治病开始

颈部

穿成肥妻,恶毒后娘摆烂不洗白

登登日上

重生1984:从开发汉卡开始

百刹

葬天剑墟

方脑壳

相亲离异女后,我闪婚了豪门大小姐

老害

仗剑诀

二踢脚